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你与时光皆倾城 正文 第九十章 只能任人鱼肉

小说:你与时光皆倾城  作者:繁如锦  源网站:本站原创
"别忘记,读书是取得多方面知识的最重要手段."
手术直播间为你分享的是你与时光皆倾城的正文 第九十章 只能任人鱼肉 希望你喜欢!
    桂县很少下雨,尤其是现在天快要进入隆冬。

    可忽来的暴雨如豆子般砸在窗户上,铛铛作响。宋先哲满脑子都是这样的声音,寒气寻了缝隙疯狂钻了进来,他将身上的外套盖在了沈如期的被子上,他坐在角落,紧紧抱着颤抖的身子。

    窗外忽闪的亮光直直射了进来,像是一个漩涡要生生将他没了进去。他跌撞站起身子,脚已经麻了,好不容易才站稳。脸上忧愁的神色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颓废。火光照映,当年俊朗秀逸蛊惑万千少女的容颜失了大半的神采。

    木门被哐一声打开,进来的人在他意料之中,同时在他意料之中的是脸上猛地受了一圈。猩红的鲜血在他的唇边直淌,模糊的视线里是一脸怒气的秦绍恒。

    他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人又虚弱,哪还禁得起这一拳,身体直直向后仰去,腰肢撞在货架上,锐利的疼痛让他直吸一口冷气。

    但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无人顾及他。他坐在木屋的一角,腿上的麻感还未曾消失,但支配他不愿站起身的是,打从心底的疲惫。

    寒风一下子灌了进来,他又抱紧了身体,冻得嘴唇发紫,浑身止不住颤抖。

    模糊的视线里,是涌进来的一群人。

    双眼猩红的秦绍恒在击了宋先哲一个拳头后,直直奔向了沈如期,他的衣服上已经被暴雨打湿了大半,但他顾及不到水渍侵入皮肤的寒冷。他的手放在沈如期的额头,滚烫的热度,让人恐慌,他皱着眉头,示意后面随行的医生上前,医生得令恭敬走上前。

    听诊,量体温,挂点滴,物理降温,一切可用的办法都用上。霖风递来毛毯,秦绍恒接过,温柔地盖在她的身上。

    眼前的人,脸色涨得通红,长发松散铺开,因高烧从体内涌出的汗渍,将一根根的发丝沾在脸颊,他温柔的将发丝拨开,露出她那张不施粉黛,清秀小巧的脸,好像怎么都看不够。他轻轻握上她的手,软软的,白嫩的,牵住就不想放了的。

    后面站着的医生心还像是悬在半空,当时秦绍恒找来他的时候,那种慌张和急迫他还历历在目。他虽见过不少这种在面临可能死亡时的挣扎,可加上秦绍恒的气势,这种慌张和急迫就更像是一种威胁。医生是桂县最好的一家医院里面,资历最老,背景最好,能力也最强的内科主任,不到万不得已,很少出诊。来这里之前,他还以为让秦绍恒和院长严阵以待的病症多么繁复,如今一看,不过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这样的情况,院长特定嘱托调动他,说明眼前的人他是万万得罪不起的。

    好在不过是发烧的病症,他处理起来并不费事,不多时,沈如期的状况暂时稳定了下来,医生才稍稍松了口气。

    秦绍恒见沈如期情况稳定下来,握着她的手松开,这木屋终究不是久待之地,他转头,声音清冷,却掷地有声,“回去吧。”

    护士们应声,走离木屋,抬来担架,救护车就停在正门口,旁边立着的人撑起厚大的黑色雨伞,做出一个隔雨的屏障。

    沈如期被抬着上了救护车,秦绍恒的视线冷冷扫过宋先哲,似有不屑,亦有愤怒,转头对霖风说,“带他回去。”

    声音落,跟着担架上了救护车。

    霖风点头,走向宋先哲,“宋先生,走吧。”他们并不陌生。

    外面的暴雨还在大滴落下,宋先哲怔愣片刻,回过神来,他不是没有想到,秦绍恒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可他现在是插翅也走不了,只能任人鱼肉。

    腿上的麻感已经消失,但右腿的刺痛让他皱了皱眉,他强忍着疼痛站起来。

    终于得以站起来,霖风朝他伸出手,他会意,将沈如期的手机放在霖风的手里。

    他回来环视了木屋一眼,这里还残留着沈如期的气息,以及曾关于他们美好未来的构想。

    如今都一一消失,在这个狂乱的雨夜。

    宋先哲迈开步子,走在前面,霖风跟在后面,有人上来撑伞,可这雨太大了,总有几滴落在他白色的衬衫上,带着森冷的寒意,好像要将他整个人冻结。

    视线的救护车已经驶离不少距离。他拉开车门,顺从地坐进了车内,霖风后进,坐在宋先哲的旁边,司机应令发动了车子。

    车内还有一副备用的摊子,霖风递给了宋先哲。

    宋先哲视线落在摊子上,犹疑片刻,接过,冻得发紫的嘴唇颤抖发声,“谢谢。”

    车内的暖气开得正足,宋先哲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那颗心像是坠在了冰窖。

    “宋先哲,做人何必如此固执呢?”霖风的声音突然响起。

    豆大的雨滴砸在窗户上,作出的响声让人心烦。

    宋先哲捏住毯子一角的指尖滞住,空气静默了几秒,声音和这雨的温度一样凉,“你爱过一个人吗?如果你真心爱过一个人的话,便觉得这样的事情很稀疏平常,想要带她离开的狂妄也好,想把她留在身边的狭隘也好,和你在菜市场没有这道菜非要买这道菜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你的努力和争取是有意义的,一头扎进去的固执也是心甘情愿的。”

    宋先哲很久没这么长的话,如此肺腑的言语,他可能真的是孤单太久了。只有他一个人卖力演出的这场独角戏,没有观众,没有掌声,没有议论,孤独得只有他自以为伟大的真心,可怎么也得不到回应的付出。

    孤单得让人沉迷。

    霖风在思考宋先哲的话,他在假设,如果傅静不爱他,他是不是就此识趣地走得远远的,不会打扰她的生活,可是一想到,失去傅静的话,他的人生将会从一种灰暗走向另一种灰暗,不同的是,前者想让他努力活下去,后者会让他窒息。也许,他会比宋先哲更偏执也说不定。

    只是,在现实里,宋先哲要抗衡的人是秦绍恒,这比得不到所爱之人的心更为棘手的一件事。

    “你知道,秦先生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也许是宋先哲说的那段话让霖风若有感触,突然心松软了一分,他跟了秦绍恒很多年,这些年秦绍恒并没有亏待过他,而且要不是当年秦绍恒从泥淖中拉了他一把,他也不可能有如今的生活,也不能给所爱之人生活上的保障。

    宋先哲勾了勾嘴角,似乎并不在意,体内的温度渐渐缓了过来,竟有些疲倦,“我知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只要不是一个他永远见不到沈如期的地方就可以了。

    霖风停顿片刻,继续开口,“警察局。”

    宋先哲暗暗松了口气,做错了事情的惩罚他自然有心理准备。警察局对他来说,不算一个很糟糕的地方,车内的气氛再次静默下来,雨滴从玻璃面滑落的痕迹渐渐缩小,暴雨终于消停了下来。

    警察局的灯还亮着,霖风带着宋先哲走进了警局,值班的民警迎了上来,他们对霖风不算陌生,简单地说明情况后,宋先哲被带进去做笔录。

    警察局的白炽的灯很亮堂,晃得宋先哲有些眼花,身体放松下来的疲倦,如排山倒海。对于民警的问询,一一承担了下来。

    案子差不多有了了断,宋先哲被关押起来,等候后续的处理。

    霖风还坐在警察局的大堂,民警们出来汇报了进展,很顺利,再往后就是判处的惩罚。他们象征性地问了霖风几个问题,霖风一一如实答过,和宋先哲答得并没有多少出入。

    民警们合上笔录,“霖先生,感谢您的配合。”

    霖风面容舒展,“这是我应该做的。”

    “接下来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可能后期还是需要霖先生的配合,现在天色晚了,霖先生早点回去休息吧。”民警们的态度很礼貌。

    霖风站起身子,正欲转身,停住,还是开了口“宋先哲还麻烦你们多照顾一点。”

    民警诧异,这宋先哲明明是绑架了秦家的大少奶奶,可怎么偏要照顾上了呢。但民警们也知道霖风是秦绍恒身边的人,霖风的话**就是秦绍恒的指示,虽有疑问,但都不敢怠慢,“霖先生您放心,我们会好好处理这件事的。”

    霖风点头,“麻烦了。”

    说完,从警察局走了出去,刚走出警察局门口,电话响起,屏幕上闪着傅静的号码,他忙不迭接起,“怎么了?”

    “你现在在哪里?”傅静的声音略有焦急。

    霖风想了想,如实答,“警察局。”

    “怎么在警察局?发生了什么了吗?”傅静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如常。

    “没什么。过来办点事。你怎么还没睡?”霖风单手握着手机,打开了车门。

    “有点睡不着,你们怎么旅游一趟,还去了警察局呢?”

    “你别瞎想,真没事,早点睡。”

    “恩,你什么时候回来?有点想你。”

    “快了,我也想你。”车子平稳行驶,暴雨骤歇,好像一切都被净化了一般,光影交错,霖风声音带着一丝暗哑,“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也爱我。”

    傅静握着手机的手停住,视线里,杂乱的木屋,熄灭的柴火,地板上沾着土渍的泥泞,被子上的水渍滩开大片,这样的场景确实不太适合听这句温情的话。

    她走出木屋,合上门,坐回车内的驾驶位,一只手握在方向盘上。

    “如果有天我做错了事情,你会原谅我吗?”

    这句话她在心里酝酿了好久,始终没有说出口,天色滚着一团团的黑暗。

    “我困了,先睡了,你也赶快回去休息,晚安。”

    她挂了电话,有一刻的怔愣,拧动钥匙,发动了车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手术直播间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你与时光皆倾城,你与时光皆倾城最新章节,你与时光皆倾城 本站原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新书推荐:医等狂兵 我怎么是一只蚂蚁 从小学音乐老师到巨星 这个郡主不倒霉 大人请低调 太荒造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