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你与时光皆倾城 正文 第六十七章 你今天必须死

小说:你与时光皆倾城  作者:繁如锦  源网站:本站原创
"别忘记,读书是取得多方面知识的最重要手段."
手术直播间为你分享的是你与时光皆倾城的正文 第六十七章 你今天必须死 希望你喜欢!
    萧惠恩开着车子行进荒凉的地方,倒车镜的景色在一一倒退,一段距离之后,她停下了车子在森林的崖边,撑着下巴皱眉想了很久,她不愿意双手沾满鲜血去做一些事情,但并不代表被逼急了她不会做这些选择,不是她将秦苏带到悬崖边,是秦苏已经将她逼到了悬崖边上,她不能留着这个后患,任由被拿捏,她忍到了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前功尽弃。

    她暗暗下了决心,从后备箱拿出备用的绳子,秦苏还睡得正香。

    这几天,她们一直在外面逃亡,并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萧惠恩对外找了出门游玩的理由,私下也伪造了一堆证据,定期发点照片,报个平安并不引起怀疑,所以,秦苏的死到时候绝对不会扯到她的身上,这样一想,她想要让秦苏死的心更加强烈。

    她打开后座的门,用绳子绑住了秦苏,过程很顺利,本来秦苏就困乏,又因为手里握着萧惠恩的把柄,猜想着再怎么样萧惠恩也不会轻举妄动,由此更加放松了警惕。

    等到察觉到动静,睁眼的时候,手腕,脚踝已经被绑得紧紧,身体动弹不得,秦苏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她对萧惠恩有所防范,但不曾想到萧惠恩会真的做绝到这样的地步,她拼命挣扎着,看着萧惠恩从她的口袋里掏出手机,生生踩碎了,扔进了悬崖下面的大海,秦苏身子舒展不开,更别下车阻止萧惠恩的举动,她只能被锁在车内,眼睁睁看着萧惠恩隔绝了她和外界联系的可能性。她用头狠狠撞着车窗,发出“砰砰”的声音,张大嘴巴奋力发出的呼喊声被困在这个偏僻的地方,起不了太大的效用。

    秦苏的额头渗出血迹,力气在挣扎中一点点被耗尽,视线里是萧惠恩,一脸阴狠走来。她止住的叫唤。眸子里浓浓翻滚着愤恨,咬着牙说,“萧惠恩,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萧惠恩冷嗤一声,“秦苏,如果你不是这么逼我的话,我也不会做到这种地步?”

    生死关头,秦苏眸子里一片猩红,“萧惠恩,我劝你不要冲动。如果今天你对我做了什么,那条录音我也不知道会落到谁的手里?”

    “秦苏,现在手机被我扔了,你能通知谁?再说,你一条逃命的丧家之犬,谁会当你的后路。你是当我傻呢?”萧惠恩嘴角勾起一抹浓浓的嘲讽。

    “啪”的一声,萧惠恩抬手一个巴掌重重落在秦苏的脸上,“还有,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你一个秦苏算什么东西,从始至终不过是一条狗,现在被我栓了绳子,你觉得你还能咬到我?”

    疼痛在秦苏的嘴角蔓延至心头,淌下的血渍凝固在唇边,她啐出一口血水在窗外,“萧惠恩,你他妈又算是什么东西,要不是你命好,说不定你如今活得还不如我这条狗。”

    “哼”萧惠恩冷哼一声,“别废话了”

    萧惠恩话音刚落,使了气力,想要从车内将秦苏拖了出来,秦苏费了力气抓住车椅的后背,不肯松开。

    萧惠恩见状,眸子里闪过一丝阴狠的光,从包里掏出小刀,锋利的刀刃划在秦苏娇嫩的皮肤上。

    “啊”秦苏吃痛的叫了一声,手不得已松开了车椅的后背。

    秦苏被萧惠恩从车里拽了出来,扔在地上,狠狠踢了两脚,语气发狠,“你不是很嚣张吗?说,录音原件在哪里?如果你把录音交出来的话,我可以饶你一命。”

    秦苏倒也不傻,萧惠恩眸子里散发着重重的阴冷,这一副非要让她丧命在此的架势,就算她把录音交出来,也是死路一条,她一脸狼狈,但仍昂着头,视线紧紧盯着萧惠恩,“萧惠恩,你今天要是让我死在那里,明天可能死的人就是你,录音我放在了别人手里,如果我明天那个时候不联系上那个人的话,录音就会到不该收到的人手里。”

    秦苏说完这一通,也有些虚慌,其实并没有什么第三者,她不过是注册了一个邮箱,定时拟了一封邮箱,她每天特地的时间登陆邮箱,将定时时间到了之前再改掉定时时间,但今天的定时时间已经改了,也就是说,今天邮件不会发出去,但是明天差不多那个定时的时间一到,这封邮件,就会发给某个人。

    这个邮箱是万万不能给萧惠恩的,这样她就一点把柄都没有了,下场也是死路一条。她摸打滚爬混了这么多年,又是从底层爬上来,大大小小的龌龊的事情见了不少,凡事留一手是她的习惯,可现在她怀疑她留的一手,并不能保住她的性命,她想着如果能安然逃出沪城,这个邮件她会删除,也不会拿着录音再去威胁萧惠恩,到了这样的地步,她要的只是活着就好了,可是她和萧惠恩的一些因为这个录音捆绑起来的信任已经崩塌了。

    气氛在酝酿着剑拔弩张的紧张,静默流转了好一会儿。

    但萧惠恩哪是那么容易被哄住的人,“那你给我那个人的联系方式,如果真有这个人的存在,我就信了你的话。”

    秦苏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个人的联系方式,可是现在拿不出这个人的联系方式就意味着等死,箭在弦上,她又去哪里找这么一个靠谱的人去配合她,在死亡面前强烈的求生欲,让秦苏之前嚣张的气焰彻底消了下去,她爬到萧惠恩的脚下,紧紧抓住萧惠恩的裤管,“惠恩,如果我之前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我这条狗计较,录音我会给你,只要你放我走,让我安全离开沪城,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活着离开沪城,惠恩,我不想死,我好日子才过了几年,我不甘心。”

    萧惠恩一脚踢开秦苏,语气渗着森森寒意,居高临下睥睨着秦苏,“你觉得,我现在还会信任你?我不管录音在哪里,你的手机我毁了你总不可能把录音放在他们那里,只要你死了,录音也就会没了下落,所以,你今天必须死。”

    萧惠恩推着秦苏去往崖边,秦苏的奋力挣扎彻底激怒了她,她拿着刀子,在秦苏身上捅了好几刀才泄恨。

    成注的血从秦苏的体内流出,她的脸色苍白,已经奄奄一息。虚弱的手悬在半空,想抓住萧惠恩,眼底是浓浓的不甘心,直到力气被疼痛抽离,昏了过去,悬在半空的手,直直坠在地上。

    萧惠恩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推着秦苏的身影从悬崖坠落,她并没有生出杀人的恐慌,神情很镇定,看着秦苏的身影消失在视线,拖下外套,擦拭着手里被溅到秦苏的血渍,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那把结束秦苏生命的刀子,被她绑了一块石头,随着秦苏身体坠落的痕迹,落到了海底。

    她坐回车里,换下沾着血渍的衣服,放在了包里,她拿出车里一些必要的物品,发动了车子,从车里走了出来,“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被发动的车子,缓缓移向悬崖口。

    这辆车是从秦苏从黑市买的,所以,就算查也不会查到她的头上。

    她冷眼看着这辆车,掏出打火机,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嘲讽,点燃了衣服,小跑过去,扔进了车内。她戴好墨镜,帽子,口罩,走向了渐渐远离车的方向,走了不远,“砰”的一声,是车爆破的声音。

    但这个地方是森林深处,人迹罕至,方圆几十里都没有人气,这样的声响并不能引起怎么样的轰动。

    她转头,车子的踪迹已经消失在了地平线。她嘴角勾了勾,眼底沉沉,掩盖了太多错杂的思绪。

    愤恨,解脱,势在必得。

    她徒步走离深林,只觉得自己走了很远,天已经微微亮,朝阳挂在天边,她身子很困乏,但意识很清醒,她一定要走出去。没了秦苏这个障碍,让她松了一大口气。

    终于,她找到了一道有人气的马路,那个马路已经离了深林很远的距离,更是反方向,她放松下来,伸出手,拦住了一辆驶过来的车。

    车子的司机,是个老实的中年人,见有人拦了他的车,忙不迭停了下来,刚想下车,坐在副驾驶的怀孕的妻子拧眉拉了拉他,“该不是坏人吧?”妻子怀着孕,更是小心翼翼。

    司机摇了摇头,安抚拍了拍妻子的手背,“没事。”

    他下了车,走近了,萧惠恩摘下口罩,司机放了心,不过是个小姑娘而已,“小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萧惠恩故意让自己的嗓音听起来更粗犷,“大哥,我在森林野营迷了路,您能载我一程吗?”

    司机一看是个小姑娘,态度又很好,自然应了下来,“没问题,你上来吧。”

    萧惠恩跟在司机后面上了车。

    车内的司机妻子友好的点了点头,萧惠恩掏出一部分身下仅剩的一笔数额不算小的现金,递给了司机,“大哥,我身上就这些钱了,还麻烦司机大哥送我到路口的地方,我家大概住在那里。”

    司机视线落在钱面一眼,又看了妻子一眼,推了推钱,态度很坚决,说,“小姑娘,钱不收了,我们也是顺路。”

    萧惠恩只好收回钱,低低说了声,“谢谢。”

    司机转过身子,发动车子,景色从窗外一一向后退去,她握紧了手里的另一把匕首,但一旦停下来,困意从她身体内剧烈翻滚着,眼皮睁了又闭上,直至撑不住睡了过去。

    睡了不久,萧惠恩被叫醒,睁眼天已经大亮,她重重喘着气,一会儿才平复下来。

    她和司机夫妻道了别,从车上下来,视线里都是走动的人群和来往的车辆,她的身影很快就融了进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手术直播间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你与时光皆倾城,你与时光皆倾城最新章节,你与时光皆倾城 本站原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新书推荐:掌上人间 观鲲记 穿越军嫂威武 成余晖之请回答 我的死党成神豪 末日奇异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