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狂废少 正文 第五十三章 一夜开了情窍

小说:最狂废少  作者:贱命徐大胆  源网站:本站原创
"别忘记,读书是取得多方面知识的最重要手段."
手术直播间为你分享的是最狂废少的正文 第五十三章 一夜开了情窍 希望你喜欢!
    一条黑黢黢的巷子,这是于风给白衣姑娘设局的地方。

    小王八说得果然不错,只是用一个人,假装扒窃勾引一下,这个女孩就一定会上钩。

    此时的女孩,已经倒下了,但是于风也倒下了。

    再旁边,十几个兄弟,都倒下了。

    对方只有一人,此时能看到的,也只有一个背影。

    一个黑衣的女人的背影。

    只是一个背影,却足以让人惊恐,想起这人刚才出手的情况,禁不住地浑身有颤抖了起来。

    这还是人吗?

    强得是不像人了。

    那个背影不说话,这群躺着的人,甚至连呻吟都不敢发出来。

    忽然,又有人来了,似乎是奔跑着的。

    然后,更为惊恐的一幕发生了。

    那一个恐怖的黑衣女人,单膝跪了下来。

    “少爷,是我的疏忽,还请责罚。”

    顾白没有理会跪在地上的林西,而是跑到了江鱼的边上。

    白衣已经满是血色了,女孩已经昏迷过去了,身上有刀伤横横纵纵,想必那个时候,女孩一定是反抗了很久很久吧。

    这一幕看在于风的眼里,如同世界末日,很明显那个白衣少女是这个少爷很重要的人,而那个白衣少女身上的伤,都是他们给的。

    绝望之下,于风开口求饶。

    “少爷,我错……”

    话为说完,整个人已经滚到了三米开外。

    是林西出手了。

    这一下,就算是绝望,也没人敢再开口了。

    顾白终于是给江鱼检查好了伤势了,虽然严重,但是还不至于致命,将女孩抱了起来,走向了于风。

    “少爷,要不你先回去吧,这些人我来处理就行了。”

    林西的话语,阴阴冷冷,至于会怎么处理,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恐怖的答案。

    这时候,终于到了爆求生欲的时候了,一群人扯开了嗓子。

    “少爷,我错了,还求饶一命啊!”

    “少爷,我上有老下有小,给一条生路啊!”

    “少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对于这些哀嚎,顾白熟视无睹,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很好说话的,但是那一小部分时间,可能就是有些人的末日了。

    眼看事情越来越糟,无力的绝望在迅速蔓延着。

    突然,于风想到了什么,赶紧是开口了。

    “少爷,是小王八,不对,是王军让我来的,这个计划,也是他订下的。”

    “少爷,是王军啊。”

    王军?

    脸依然阴沉,不过终于不是那么一成不变了,看着眼前的十几条人命,顾白终于是开口了。

    “林西,按法律来处理吧。”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少女从沉睡中醒来。

    身上有很多绷带,很疼,全身的疼,终于是回忆起了昨天晚上的血色。

    看到旁边的人了,还在睡着,昨天晚上应该是师父救了自己吧。

    这个地方有些陌生,不过只要师父在旁边,似乎就很温暖。

    身体很疼,但是心情突然却是不错了,一时心血来潮,女孩拔下了一根头发,开始在男孩的鼻孔处挠了起来。

    有些瘙痒,一个喷嚏,顾白醒了过来,看到是铁憨憨,又闭了眼去。

    “别闹,让我再睡一会儿。”

    昨天晚上,为了给江鱼疗伤,可是慢活到了老半夜了,现在还有些缺乏睡眠的头疼,不过江鱼的一句话,直接把顾白吓跳了起来。

    “师父,我不会怀孕吧,我爸说和男孩子睡在一起,会怀孕的。”

    瞬间清醒了,只是头却更疼了,这他娘的都什么家教啊,顾白想了想,开始哄傻子了。“江鱼啊,这个怀孕,除了睡一起,还需要某一些特定的步骤。”

    “所以放心吧,不会怀孕的。”

    铁憨憨转眼珠子想了一下,似乎是懂了,似乎又是不太懂,继续说道:“但是我妈也说过,和男孩在一起的时候,有很多话不能信的。”

    顾白感觉脑袋疼得要窒息了。

    这时候总不能说,怀没怀孕,你不会自己检查一下身体吗?也不能说咱们买个验孕棒检查一下吧。

    而且这时候还不能表现得不耐烦了,顾白得笑啊,笑得有点苦。

    不经意地看了女孩一眼,顾白似乎发现了什么,那一双漂亮的眸子里面,似乎有点狡诈。

    果然,看到顾白的一张苦脸以后,女孩咯咯咯地笑了出来。

    “师父,你真笨,我也是学过生物的好吧,骗你的哩。”

    顾白一脸生无可恋,他居然被铁憨憨给骗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两人聊了几句,女孩有点累,又睡下了,被刚才怀孕一吓,顾白就睡不着了,走到厨房,给女孩熬粥。

    虽然这是林西小馆,不愁吃喝,但是还是选择了亲自动手。

    两个小时以后,顾白喂过女孩喝完了粥,就准备拿碗下去清洗了,不过这时候,一双手搂住了顾白的腰。

    感觉是女孩又调皮了,顾白开口提醒:“大鱼,要多休息,不要乱动,不然牵动伤口很疼的。”

    不过那双手,没有停下,反而是整个身体,都攀到了顾白的背上。

    “师父,我昨天晚上好怕。”

    声音里带着颤抖。

    顾白回头,那一双眸子早已梨花带雨。

    “师父,昨天晚上我感觉自己好像要死了。”

    “好多刀子,好疼的,可是我不怕。”

    “然后我就想啊,我死了,是不是以后都见不到师父了。”

    “就算在底下等着,也至少还要等60年才能再看到你。”

    “那时候,突然就好怕好怕了。”

    有些蹩脚的话语,但却足够淳朴真实,也足够让人怜惜。

    顾白转过了身子,将女孩抱着了怀里,轻轻拍着,安慰着。

    昨天晚上的事,放在一个18岁的女孩身上,过于残酷了。

    两人抱着,江鱼的脸,突然是贴过来了,隔着十厘米,看着顾白的眼睛。

    顾白也看着江鱼,看着那一双眸子,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是因为受伤的缘故,他总感觉今天的铁憨憨似乎是多了很多女人味。

    忽然,那张俏脸,继续贴了上来,顾白的瞳孔猛然睁大。

    吻上来了。

    一夜开了情窍。

    这一天,顾白没有去学校。

    下午四点的时候,顾白在给江鱼换药。

    这次伤的很重,几乎全身都有刀伤了,尽管顾白尽量避免了,但是有些敏感部位,还是避免不了了。

    躺在床上,这大概是顾白第一次见到江鱼的脸如此红了。

    那双游走在自己背上的手,有些酥酥麻麻,似乎身体都有些颤抖了。

    不过铁憨憨的注意很快就被自己身上的一道道伤口转移开来了。

    “师父,我身上到时候会留下很多疤吧,变得很丑很丑吧。”

    顾白一边给女孩绑纱布,一边答道:“不会的,一条疤都不会有。”

    不过这句话明显被女孩理解为安慰的话了,嘟哝道:“师父,你又骗我,这么丑,我感觉自己以后没人要了。”

    看到女孩的娇憨模样,顾白的眼睛也变得温柔了起来。

    “别人不要,我要呗。”

    “你要来干嘛?收破烂啊?”

    顾白被逗得有些乐呵了:“大鱼如果是破烂的话,那我岂不是破烂不如了。”

    “好啦,相信我一次,不会有疤的。”

    在顾白好说歹说之下,江鱼终于是有些接受了这样说法。

    抹完药以后,女孩困了,又睡着了,留着顾白在床边,满眼温柔。

    看了一会时间,顾白走了出去。

    只是刚走出房间,眼中的温柔全变成了阴冷。

    王军这个名字,可是记住了的。

    下午五点半,放学时间,周钰站在学校门口,在维持着秩序。

    其实都是高中生了,算是大人了,也没什么需要维持的,也就做个样子,摆个威慑罢了。

    学校的同学来来往往,不过周钰的思维,突然是有些飘了。

    她是越来越看不懂顾白了。

    原本以为是一个拿个顾家名头在这小地方作威作福的京城废少,然后没想到第一次碰面,自己就吃了一个暗亏。

    然后她以为他是一个花花大少,不过在最后的时候,顾白没有继续动手了。

    然后周钰去尝试了解顾白。

    蒋鑫被赶走,真的是罪有应得。

    至于作弊,完全是空穴来风。

    周天鸿的事,似乎也是一个针对他的局。

    至于昨天的事,似乎顾白真的就没撒过慌。

    所以,顾白是一个五好青年?

    只是,陈源的事,算什么,卢青柠和江鱼的事,又算什么呢?

    于是,越是去了解,就越糊涂了。

    一转眼,顾白两天没来学校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突然,已经飘了的注意力又聚集了回来,在30米外,有一个人倚在了校门口的一颗大树下。

    此外,在顾白身后,还有一群壮汉,穿着武道服的。

    这阵势,就有点凶了,旁边经过的同学都绕开了来。

    不过周钰倒是没这么多顾虑,走了过去。

    她觉得,顾白还是蛮好说话的。

    这时候,王军也刚好走出了校门,顾白那边的阵势一眼就看到了,心中有些不详,王军转头就跑。

    这次王军第六感确实是对的,顾白确实是找他的。

    这一跑,目标就很明显了,顾白没动,只是和旁边的吴东说了一下。

    “吴师兄,就是那个在跑的,麻烦了。”

    虽然顾白敬称一声师兄,不过吴东也没有托大,点了点头,人开始动了起来。

    校门口的追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手术直播间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最狂废少,最狂废少最新章节,最狂废少 本站原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新书推荐:亨特的邮购目录 大燕公子 三界任务系统 天武乾坤 侠女在上:皇子大人悠着点 兽人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