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最狂废少 正文 第十八章 “碎首!”

小说:最狂废少  作者:贱命徐大胆  源网站:本站原创
"别忘记,读书是取得多方面知识的最重要手段."
手术直播间为你分享的是最狂废少的正文 第十八章 “碎首!” 希望你喜欢!
    这是一个武道的招式,但江鱼也不知道用在此时有什么用。

    人在绝望的时候,面对一根稻草,也会往上去抓,而此时的“伏龙破”也就是江鱼的救命稻草了,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身体却放射一般地去做了。

    单手支地,向后一撑,接力向上踢去,似乎要和憾地脚对攻。

    伏龙破江鱼照做了,只是依然是绝望,吴东的力量本来就强,憾地脚更是有从上至下的冲力,这一脚,还是伏龙破,接不住的。

    “醉仙!”此时,又有声音传来了。

    眼看就要接触,没时间思考了,江鱼上踢的脚原地环了一下,没有与憾地脚硬碰硬,而是绕了一圈,踢在了吴东的小腿上。

    憾地脚被破招了。

    吴东身体失去了平衡,落地踉跄。

    是江鱼破的招,不过她自己却是愣住了,一脸的难以置信,因为这醉仙,可不是什么腿法,那是步法啊,而且现在想起,那个声音,是顾白啊。

    话确实是顾白说的,只是他此时也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不知何时,手上已经捏了一颗小钢珠,如果江鱼没能反应过来,那就只有自己出手了。

    不过此时却还没到一切安好的时候,顾白继续开口了。

    “林三关。”

    经过刚才的事情,江鱼已经是完全是无条件相信顾白了,没有多想,直接冲上前去,一个扫堂腿接上踢,最后一个竖劈,这就是林三关了。

    吴东有点难受,绝杀一击被破,本想着等稳下身来,再继续收割一波,只是却事与愿违了,林三观的前两脚,吴东多开了,但是躲的代价则是位置越来越差,到了第三脚的竖劈,躲无可躲,只能够挡了,只是这身形不稳地挡,自然是要吃亏的。

    再然后,就是吴东恶梦的开始了。

    “月心!”

    “四日极!”

    “鹤令!”

    “虎山!”

    “通背鼎!”

    顾白的声音,倒是平和,但是配合上江鱼身形,却如同催命符。

    演武台下的人,包括两个馆主,都是一脸震惊,憾地脚被破,那时候都觉得只是偶然,只是,吴东从憾地脚被破,落地不稳之后,到现在连续6招,都不曾再站稳过。

    顾白说的这些招式名,大家都是知道的,都是一些普通的招式,只是被顾白以一种不知名的节奏串了起来,却使得吴东被江鱼压得喘不过气来。

    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再无翻身希望。

    催命符依然在响着。

    “鹤令。”

    江鱼连续三拳击出,吴东虽然躲过去了,但是身体已经没了余地,然后被江鱼一脚踢中,倒在了地上。

    所以,吴东这就是输了?没人敢相信,但似乎这就是事实了。

    秦洪武馆的人,一脸麻木。

    不过,吴东还没输,顾白还没让他输呢。

    “碎首。”

    江鱼听闻,一脚向下劈出,不过马上反应过来不太对,这碎首,可是会死人的,只是此时,招数已经出了一半了,连忙往外扩了一点。

    吴东也听到了“碎首”二字,然后就到了求生的时间了,眼看上方一脚劈来,吴东使劲挪动背部,一脚落地,终于是没打中人,可是却是贴着头皮过去的,腿风带来的清凉,如此清晰,哇凉哇凉的。

    直到这一刻,吴东才反应了过来。

    会死人的!

    惊险的一幕,看在场外人的眼里,凉飕飕的,冷汗直流,秦馆主直接喊了出来。

    “停手!快停手!我们认输了。”

    不过江大石把某一句话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

    “秦馆主啊,你也知道的,场下的人,不能干扰场上的人决定的。”

    不需要提醒,吴东比所有人更早想到头像,毕竟小命是自己的,在避过“碎首”之后,双手一撑,往后一个小跃,终于是有了说话的空间,赶紧开口了。

    “我认……”

    只是,催命符没有停下。

    “飘叶。”

    江鱼一个回旋踢,直接一脚踢到了吴东的脸上,将起身的吴东又踢回了地面。

    认输的最后一个字终于没能说出来。

    已经到了求命的时刻了,吴东摔到地上,马上就要继续开口,只要说出了那三个字,他就可以活了。

    “我……”

    “新轮。”

    又是一脚踢出,准之又准地打断了吴东的话语。

    “我……”

    “碎首。”

    ……

    认输成了一种奢望。

    此时演武场外的一众秦洪武馆的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有些无措,本来想着吴东自己认个输,这事就完了吧,只是如今看起来,那三个字,怕是说不出来了,再看那一个接着一个的“碎首”,真的随时都可能没了。

    “馆长,动手救人吧。”

    “馆长,再不动手,吴东就没了啊。”

    秦馆长看了一眼场上,终于是点了头下来,叫了另外一个资格很老的徒弟,两人一起往演武场里面冲。

    武道界的规矩固然很重要,但是有一些东西,还是更为重要的。

    不过,就在此事,一直被顾白按摩治疗的江大石站了起来,朝秦馆长那边奔了过去,看情况,虽然还不如巅峰状况,但是比之前的萎靡,要好了太多太多了。

    人截住了,不过秦洪武馆那边,也已经没了退路,两人相视一眼,两拳同时击出。

    狭路相逢,没有什么好说了,江大石双拳,击出,直接选择了硬碰硬!

    拳分,有人飞了出去,或者说有两个人倒飞出去了比较合适,然后,是所有人的惊惧!

    虽然不知道江大石是怎么回复得这么快的,可是真正看到江大石出手,才有人想起,在这之前,江大石已经一个人打走了四个来踢馆的武馆了,至于秦洪武馆的十几号人,别说江大石正常状态了,估计只要有一半的状态,都不够玩的。

    江大石站在秦洪武馆的一众人面前,脸上没多少表情,却让人感觉到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绝望!

    秦馆长终于感觉到什么叫绝望了。

    打,打不过,但是又不得不打,场上的人,已经撑不住了。

    眼看又是一个碎首落下,内心最后的防线终于是溃了。

    “顾馆长,我错了,我招,今天是永天武馆的馆主叫我们过来的。”

    这才是顾白想要的答案。

    永天武馆,永城最大的武馆,但是实际上,已经是不能算是传统武馆了,更接近于公司或者企业什么,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现在永天武馆的少馆主,是周天鸿,也就是明天北清大学特招,江鱼唯一可能的对手。

    废这么大的人力物力给江鱼下这么大的一个局,还真是极品人渣啊,顾白感觉,有时间可以去会会。

    得到了答案,顾白没有继续念招,江鱼也停了下来,吴东终于有机会说出一句梦寐以求的“我输了”,然后连滚带爬地跑了下来,秦洪武馆众人,抱了个拳,都离开了。

    事情终于是平息了下来。

    顾白又给江大石按摩了一遍,然后小武馆突然地静了下来,似乎有些尴尬,毕竟,这里有一个高中男孩,一个高中女孩,还有女孩的爸爸妈妈。

    天然的尴尬。

    忽然,江大石看着顾白,目光中,带着审视,以及一丝隐隐的敌意,开口了。

    “小伙子,你和我家大鱼什么关系啊?”

    一句话下来,一间屋子的气氛更为尴尬了。

    顾白无奈,这一家子都什么人啊,这让人怎么回答啊,说没关系吧,这肯定是没人信的,说有关系吧,这又真的说不出有什么关系。

    想了想,顾白还是觉得说得模糊一点吧。

    “顾馆主你好,我是顾白,和江鱼是……”

    话未说完,顾白却被吓愣住了,毫无防备之下,毫无预兆的一拳,不过终究还是曾经站在武道之巅的人,险之又险地避了过去。

    避过去以后,才有冷汗留下,这尼玛一拳中了的话,他这小身板,估计要去找华清了吧,这尼玛都什么人啊,就算是未来岳父,恶言相向也就算了,也不至于见面就动手啊,就算动手,也不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啊。

    江大石也愣住,本来觉得这小子有点神秘,见面威慑威慑,让他离大鱼远一点,再顺便摸个底的,那一拳他是准备到一半收回来的,结果没想到,自己那突然的一拳,居然被躲了,然后他就忘记收拳了。

    江鱼也愣了一下,然后就生气了。

    “爸,你在干嘛,为什么对顾白出手,伤到人怎……”说到一半,神经似乎才接受到某种东西,看着顾白,一脸的不可置信,“顾白,你是怎么能够躲开的啊?对了哦,之前你是怎么知道这些连招的?”

    和着铁憨憨这就把之前擂台赛的事忘了呢。

    于是,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这事,不解释了一下,还真的有点说不过去,顾白想了一些,给了一个似乎可以说的通,但是其实又什么都没说的答案。

    “江鱼,你知道的,我的家世有些特殊,在小时候家里面就请了老师来教导着方面的知识。”

    漏洞百出的答案,不过,铁憨憨小姑娘还真的被糊弄过去了,听完,一脸崇拜:“哇,顾白,你的老师还真是厉害啊,一定是一个绝世高手。”

    “还行还行。”

    顾白捏了一把汗,没想到这就糊弄过去了,有点庆幸,不过扭头的时候,才发现有一双眼睛,如此灼热,如同发现什么绝世美人一般。

    是江大石。

    完了,被发现了,顾白的解释误导了江鱼这个铁憨憨,但是却绕不过江大石这种有阅历的铁憨憨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手术直播间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最狂废少,最狂废少最新章节,最狂废少 本站原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新书推荐:亨特的邮购目录 大燕公子 三界任务系统 天武乾坤 侠女在上:皇子大人悠着点 兽人管理局